[2006年安徽省选调生]发表在人民网的论文:奋力崛起中的安徽县域经济发展探析

来源:盘龙村人 作者:盘龙村人 2014-07-18 浏览量:   条评论

奋力崛起中的安徽县域经济发展探析(原文有图)

2006年安徽省选调生  陈中楼  

2006年08月08日 来源:人民网理论频道  [原文地址]
 
 
  摘要:自党的十六大第一次在党的重要文献上提出“县域经济”以来,全国各省市纷纷掀起发展和壮大县域经济的浪潮。安徽作为农业大省之一,发展和壮大县域经济是实现“东向发展、融入长三角”战略和“抢抓机遇、乘势而上、奋力崛起”战略的必然要求,也是安徽省落实科学发展观和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必由之路。然而,对照安徽县域经济的实际,不仅县域经济总体实力落后于沿海县(市)和中部周边县(市),而且省内县域经济的产业结构明显不合理,县乡财政困难,事权和财权严重失衡,“三农”问题的解决任重而道远。面对严峻的形势,我们必须加强研究和探讨,提出科学而具有建设性的政策意见。什么是“县域经济”?安徽县域经济由盛到衰并严重滞后的原因何在?面对安徽县域经济的“窘”态又要采取那些举措来实现追赶式发展?本文将就这些主要问题展开讨论,希望对安徽省县域经济递进式发展起到促进作用。

  关键词:县域经济; 滞后; 县域崛起; 跨越式发展

  

引言


  世纪之初,同志代表十五届中央委员会在十六大工作报告中第一次提出“县域经济”,强调必须“发展农产品加工业,壮大县域经济”,以此推动农村经济全面改革和城镇化进程。自此之后,发展和壮大县域经济被党中央国务院提上议事日程,并置于至关重要的地位。从下面的时间表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党中央国务院致力于发展和壮大县域经济的决心:

  2003年3月,十届人大一次会议上,朱镕基总理在政府报告中提出“推动县域经济发展”,对新一届政府依法施政起重要引导作用。

  2003年10月,十六届三中全会中提出:“建立健全农村劳动力的培训机制,推进乡镇企业改革和调整,大力发展县域经济,积极拓展农村就业空间,取消对农民进城就业的限制性规定,为农民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从而实现“深化农村改革,完善农村经济体制”。

  2004年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促进农民增加收入若干政策的意见》(中央1号文件)又一次明确指出:“壮大县域经济。”使之成为农民增收的引擎。

  2005年3月,温家宝总理十届人大三次会议政府工作报告中再次强调:“发展农产品等农村非农产品,壮大县域经济。”坚定了本届政府振兴县域经济的信心。

  2005年10月,十六届五中全会通过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建议》,在《建议》中较为全面地阐明了:“大力发展县域经济,加强农村劳动力技能培训,引导富裕劳动力向非农产业和城镇有序转移,带动乡镇企业和小城镇发展。”

  2006年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若干意见》中更加鲜明地表述:“要着眼兴县富民,着力培育产业支撑,大力发展民营经济,引导企业和要素集聚,改善金融服务,增强县级管理能力,发展壮大县域经济。”

  2006年3月政府工作报告中再次提到:“继续调整农业结构,积极发展畜牧业,推进农业产业化,大力发展农村第二、第三产业特别是农产品加工业,壮大县域经济,推进农村劳动力向非农产业和城镇有序转移,多渠道增加农民收入。”

  显而易见,党中央国务院如此重视发展县域经济是共和国史上从未有过的。县域经济越来越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以及县域经济取得的阶段性成果也见证了这一事实。为认真贯彻中央的科学决策,全国各省纷纷提出发展县域经济,一股壮大县域经济的和煦春风正在华夏大地温暖人心。据统计,仅2004、2005年,全国有22个省市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表述到“县域经济”,而今年,全国就有24个省市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表述到“县域经济”。由此,我们可以大胆地下一个结论:发展和壮大县域经济,是新时期统筹城乡发展、从根本上解决“三农”问题的战略举措;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重要内容。县域经济肩负如此多的历史重任,可以说,县域经济已经纳入国家经济建设和经济体制改革完善的范畴,发展和壮大县域经济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历史性选择。

  安徽省当然也不会例外,作为农业重省之一的安徽也较早地重视和发展县域经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安徽的县域经济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县域经济结构的发生了巨大变化,县域经济的综合实力增强,产业结构逐步实现优化升级,乡镇经济也具备了一定的基础。去年12月份中共安徽省委七届九次全会通过的《中共安徽省委关于制定安徽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的建议》又一次明确指出:“振兴县域经济”。由此可见,发展和壮大县域经济对安徽奋力崛起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那么,何为县域经济?在奋力崛起中的安徽县域经济的现状又是怎样?安徽县域经济处于这一状况的原因何在?全面推进安徽县域经济跨越式、递进式发展必须采取哪些切实有效的措施?回答这些问题正是笔者作文的宗旨所在。

  
第1章 全面深刻地理解把握县域经济的内涵


  在具体分析安徽县域经济状况之前,必须先搞清“县域经济”的内涵,这是我们探讨安徽县域经济的重要前提。对于“县域经济”概念的合理界定是理论和实务界争论不休的话题,关于它的定义也是五花八门,其中不乏经典之作:1) 北京大学谢庆奎教授认为:“县域经济是指在县域内存在的各种经济,主要包括两大部分,即城镇经济和农村经济。”[1] 这种提法明确了县域经济的经济范围,但“县域内”的范围到底是什么,这就使这种提法太模糊了。2) 《安徽县域经济发展纪实》一文中作者认为“县域经济是指县域范围内以城镇为中心,农村为基础,由各种经济成分有机构成的一种区域经济。”[2] 可以说这种观点切中了县域经济的要害,但是依旧不能合理界定那些县级政权管辖下的经济成分才属真正意义上的“县域经济”。3) 县域经济学研究专家孟宪刚、刘福刚将“县域经济”笼统地定义为:“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种区域性经济,是以县域为单位进行资源配置的经济。[3]”两位专家指明了县域经济的突出作用,但却忽视了县域经济的经济成分。理论界的激烈讨论引起了政界的高度关注:原安徽省委书记王太华在安庆考察县域经济发展时指出:“县域经济就是要让民营经济唱主角,使民营经济成为县域经济的主体,县级财政的支柱,增加就业的主渠道。”[4] 这一概括使县域经济更加具体化,可以说是县域经济概念的一次与时俱进,但仔细分析又似乎太狭隘了,突出了民营经济主体地位的同时也使县域经济和民营经济等同化了,这就显然欠妥。因为县域经济是有各种经济的综合体,这是大家的共识。我们再看,中郡县域经济研究所对于“县域经济”的界定:“县域经济是以县级行政区划为地理空间,以市场为导向,以县级政权为重要推动,优化配置资源,具有地域特色和功能完备的区域经济。”[5] 作为我国最权威的全国县域经济研究机构也是依据这一概念来评比“第五届全国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百强县(市)(简称:第五届全国县域经济百强县市) ”、“第五届中国西部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百强县(市),(简称:第五届中国西部百强县市) ”、“第五届中国中部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百强县(市)(简称:第五届中国中部百强县(市) ”和“第五届中国东北十强县(市)”。 这是一种比较科学和可操作性的界定,但也存在一些瑕疵:“以县级政权为重要推动”,“以县级行政区划为地理空间”,这里面本身就没有很清楚地明确中国特色下县级政权和县级行政区划的范围,这就使得这杆称全国各省市的县域经济的“秤”没有精确的刻度,那么称出的结果难免争议重重。

  在笔者看来,要全面而深刻地把握我国县域经济的内涵,首先必须了解我国的县级建制,即县级政府;再次是分析县级政府管辖区域哪些属于县域经济的范畴。在中国,县级政府,是指包括狭义上的县级政权、自治县(含旗、自治旗)①、县级市和市辖区政府为“四位一体”的县级政权。狭义上的县级政权、自治县(含旗、自治旗)、县级市的基本职能是一致的,其中主要的三条就是:1)指导和促进农村经济走上质量效益型发展轨道,发展农村产业化,进一步调整农村经济结构,提高农村人均收入;2)以提高质量、效益和市场为中心,努力发展壮大全县工业;3)指导和促进全县大力发展乡镇企业,第三产业和非国有经济,促使新的经济增长点迅速成长,等等。由此我们可以断论:狭义上的县级政权、自治县(含旗、自治旗)、县级市区域内所有经济成分都是县域经济的组成部分。但对于“市辖区”这一县级政权的职能就另当别论了,因此,市辖区内的各种经济是否属于县域经济的范畴也就不能断言了,这正是笔者必须加重笔墨之处。理论上讲,城市设区以后,其辖区就称为城区,采取完全的城市管理体制,而在现实中又并非如此:1)对于建成区(集中建成区)类型的市辖区基本是实施城市管理体制,显然这一县级政权辖区内的经济实体就不能归属“县域经济”了;2)对于非建成区(非集中建成区)类型的市辖区就不同了,它在城市化的初期一般是城市管理体制和县级管理体制的综合体,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在市辖区内并不是百分之百的都是城市居民,还有相当多的“农民”身份存在。据有关部门统计,在全国的城镇人口中,城市辖区人口中还有“农民”身份的可能达到7000-8000万。所以,在我国城镇化的发展过程中不能简单地看市辖区内经济实体的归属,否则盲目统计的结果会挫伤一部分县(市)的积极性,因为我国市辖区国土(见图1-1)和国内生产总值GDP(见图1-2)都占很大比重。从城市化的长远发展来看,市辖区都会采取完全城市管理体制,所以一句话概括:市辖区内的各种经济成分就不属于“县域经济家族”了。


  通过上述市辖区职能和经济成分的特点分析,再博采众家之长,笔者认为县域经济应该定义为:县域经济是以县级行政区划为地理空间,以县级政府的职能为区域界碑,以市场为导向,各种具有地域特色的经济成分构成的区域性经济。更明确地说就是狭义上的县级政权、自治县(含旗、自治旗)、县级市区域内各种经济成分的总和。由此可见县域经济功能完备而且特色鲜明,具体表现为四个方面:

1、县域经济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其区域性。县域经济本身就是一种区域经济,是以狭义上的县级政权、自治县(含旗、自治旗)、县级市这种行政区划为地理空间的,它是以县城为中心、以乡镇为纽带、以农村为腹地的区域性经济。

  2、县域经济以县级政府职能为区域界碑。并非所有县级政权管辖区域内的经济成分都是县域经济的,而这一“界碑”就正好把占GDP44.8%的城市辖区政府的经济总量隔离出界,所以,从这个角度分析,县级政府的职能也决定了县域经济的范围。

  3、县域经济以市场为导向,这是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必然要求。在我国已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今天,地方保护主义和狭隘主义指导下发展的县域经济不是完整的县域经济。

  4、县域经济是国民经济的基本单元。县域经济是功能完备的综合经济体系:一方面它涉及到生产、分配、流通和消费的各个环节;另一方面县域经济也是由一、二、三产业部门的所有经济成分组成。

  

第2章 安徽县域经济的现状和价值分析


  2.1 安徽县域经济的总体分析

  县域经济是国民经济的基本单元和基础层次,它既是城市经济和农村经济的交集、工业经济和农业经济的汇点、又是市民经济和农民经济的综合体,处于沟通市镇、联络城乡、总揽县域全局的战略地位。安徽省地处中部,既是农业大省,又是农业重省,但却不是农业强省。发展和壮大县域经济对于安徽早日融入“长三角”和率先在中部崛起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对此,安徽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发布了《中共安徽省委安徽省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快县域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强调:“县域经济在我省经济和社会发展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加快县域经济发展,是解决农业、农村、农民问题的客观要求,是实现‘加快发展、富民强省’目标的基础工程,是实践‘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具体体现。”[6] 并提出发展和壮大县域经济的总体要求:“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以农民增收、企业增效、财政增长为主要目标,以市场为导向,以工业化为核心,紧紧依托改革开放和科技创新,加速经济结构性调整,培育特色经济,主攻民营经济,发展配套经济,提升劳务经济,促进县域经济持续快速健康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7]

  截止2005年底,安徽省共有61个县(其中5个县级市,分别是:宁国市、界首市、天长市、明光市和桐城市 ),县域土地面积约11.4平方千米,占全省土地面积的81.7%;县域耕地面积约344.1公顷,占全省耕地总面积的84.2%;县域人口约4701.3万人,占全省总人口约73.3%。据经济日报报道,2005年底安徽县域经济发展成绩显著,逐渐进入加速期,2004年安徽省县域GDP已达到2150.1亿元,比2003年增长13%,增速提高8.0%且超过当年增速0.5%,其中,有28个县(市)超过这一增速,有7个县(市)的县域GDP超过50亿元。与2003年相比,县域农业生产大幅提高,全省县域第一产业增长14.7%;县域第二产业增长13.9%,规模以上工业增长约25.5%,且均超过全省平均增速;第三产业发展速度加快,增长率达10.8%。全省县域实际利用省外资金242.1亿元,占全省总额的46.0%,实际利用省外资金超过50亿元的有15个县(市)。其中,全省县域实际利用外资2.3亿元,占全省的16.8%,实际利用外资超过1000万美元的县(市)共9个。在政府加大投入和加强招商引资等因素的作用下,县域内50万元以上项目固定资产投入达520.2亿元,占全省固定资产投资总额的30.3%,比全省平均增速快8.9%。再看县域财政收入,2004年安徽县域财政收入约12706.0亿元,增长28.5%。其中,财政收入超过2亿元的县(市)有25个,肥西县,凤台县和宁国市财政收入均超过6.0亿元,到2005年,安徽县域财政收入增速进一步加快。县域农民人均收入2380元,增长19.9%,比全省增速高2.4个百分点。县域在岗职工平均工资约1025元,增长20.4%,为安徽近8年来最高增幅。[8]

  由此可见,县域经济在安徽省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安徽省能否在中部六省率先崛起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县域经济的发展状况。下面笔者从县域农业、工业、服务业三大产业结构方面做进一步的分析。

  2.2 安徽县域农业

  目前,全省61个县市中,共有34个农业主导型县市,主要分布在淮北地区和江淮地区之间,这些县市重点发展畜牧产业、农副产品深加工业、培育和支持农村致富带头人。在安徽省,农业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县域经济的发展。农业是县域经济的基础,加快发展县域经济,强化农业是根本。这种说法不无根据:我们不妨分析近六年来安徽县域农业的情况,2001年这些农业主导型县市农业总产值达715.5亿元,占全省农业总产值的56.9%,对全省经济增长贡献率也是很高的。2003年,全省县域经济农业增加值为584.2亿元,占全省70.1%以上的粮食、油料、棉花、肉类和水产品。当年,县域粮食总产量达1579.3万吨,占全省比重的71.3%,其中产量在50万吨以上的产粮大县市有7个;油料产量1876.1万吨,占全省总量的80.3%,产量在5万吨以上的县市有8个;肉类产量占全省总产量的84.8%,产量在10万吨以上的县市有7个;水产品总产量占全省的81.4%,产量在5万吨以上的就有7个。再看2005年,根据初步统计,全年共实现农林牧渔业总产值为1655.8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2004年增长1.0%。其中,农业产值803.7亿元,下降2.9%;林业产值78.8%,增长6.0%;牧业产量564.2亿元,增长5.1%;渔业产值162.8亿元,增长5.0%;农林牧渔服务业产值46.3亿元,增长6.7%。“十一五”规划其期间,安徽将加大投入巩固农业基础地位。据《安徽日报》报道,2006年4月20日安徽省委书记郭金龙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为推动新农村建设,‘十一五’期间省财政预计投入‘三农’资金达到1800亿元,比过去‘十五期间’投入增长1.5倍。”因此,坚持把稳定农业作为发展县域经济的根本前提,这是实现安徽县域经济追赶式发展的当务之急,也是安徽建成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根本出路。

  2.3  安徽县域工业

  县域工业是县域经济的支柱。发展县域经济必须以工业化为核心和主体,主攻民营经济,壮大县域园区经济。对照安徽县域工业发展的现状,全省经济发展最突出的问题就是县域工业不发达、县域工业后劲不足、县域工业化水平低。我们知道,推进县域工业实现跨越式发展,充分发挥中小企业的主力军地位,是安徽“东向发展、融入长三角”战略的必然选择,更是安徽实现“抢抓机遇、乘势而上、奋力崛起”战略最紧迫的任务。回顾近几年县域工业发展的情况就一目了然了。2000年,县域工业产值增加量为193.2亿元;2003年,县域工业的产值增加量为455.7亿元;2004年,县域工业的产值增加量提高到549.3亿元,年均增长27.3%;全省有17个县市工业产值的增加量超过10亿元,占全省县域工业总产值的49.2%,相当于其余44个县市的总量之和。县域工业产值占全省县域国民生产总值的比重由2000年的21.8%上升到2004年的25.5%;到2005年底,县域工业产值增加15.3%,对县域生产总值的贡献率达42.1%,接近半边江山。从2000年开始,安徽省全面拉开推进中小企业改革的序幕;到2002年底,1004户中小企业实现了成功改革;2003年又调整和增加了514户国有集体中小企业改革的目标;到2004年已有1682户中小企业以退出国有序列为主要形式的改革,完成预定目标的98.0%。在县域工业发展方面,民营经济独唱主角戏;到2004年,全省实现规模以上非公有制中小企业实现产值增加值377.1亿元,增长达32.1%,比全省规模以上企业增速高出7个百分点,比全省规模以上中小企业增速高出6.6个百分点 。另外,在招商引资方面,2004年全省县域工业实际利用外资2.3亿美元,占全省实际利用外资总额的16.8%。无疑,县域工业是县域经济发展的主导推动力量。但安徽县域工业总量小、产业层次低也是不争的事实,2004年安徽县域工业产值仅占全省县域国民生产总值的25.5%,而在临近的江苏,县域工业产值占江苏县域国民生产总值的47.4%,接近安徽省的两倍。因此,结合安徽省情,坚持推进工业化作为加快发展县域经济的根本途径,是省委省政府的明智之举,应当确立“工业兴县”、“工业强县”、“工业富县”的发展战略毫不动摇,在加快县域结构调整的同时为民营经济和中小企业创造良好的投资和发展环境,加速县域工业化进程。

  2.4  安徽县域服务业 

  从产业结构看,服务业是国民经济三大家族之一,同时也是反映一国或一地区经济发展成熟程度的主要指标。按照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国民经济中三大产业结构合理化进程分为四个阶段,分别是:“一二三”、“二一三”、“二三一”、“三二一” ①。当前全国各地都在千方百计地采取措施推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结合安徽省县域产业结构实际,安徽还基本处于最原始的第一阶段――“一二三”阶段。第三产业发展不足,夹着尾巴走路,步子迈不开。据统计,全省61个县市中共有12个县市属于服务先导型县市,主要分布在“两山一湖”地区②,在这12个县市GDP中第三产业比重能够达到39.9%,而其他县市却远远低于全省服务业的平均水平。2001年,三大产业结构比重中第三产业最高的县市达到43.6%,而最低的只有20.7%;2003年,第三产业比重最高的达到45.1%,而最低的仅有20.5%。比如,皖南山区的黟县打响以西递、宏村为典型的“世界遗产”和“世外桃源”的金字品牌,仅当年上半年就接受游客50万人次,实现旅游直接收入1216.3万元,旅游总收入达到1.2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58.9%、72.4%和93.6%。然而,安徽省大部分县市的第三产业却总是拉着县域经济的后腿,举步维艰。因此,坚持科学发展观,推进安徽县域经济结构优化升级,大力发展第三产业,是实现安徽县域经济的内在要求。原因也很简单,县域经济是包含第三产业在内的综合性区域经济。没有第三产业的发展,就没有县域经济的健康发展;没有服务业的发展,县域工农业发展也会受到严重制约,从而使县域产业结构滞留于最原始的“一二三”阶段。对于安徽来说,发展县域经济要通盘考虑,总揽全局,以现有的12个服务先导型县市为龙头,拉长产业链,大力发展旅游业、现代流通业和相关服务业的特色经济,这将成为安徽县域经济递进式发展新的闪光点和强力引擎。 

  
第3章 安徽县域经济严重滞后的纵横比较分析


  “作为国民经济有机组成部分的县域经济,又是一个独立的经济层次和经济系统。在这个系统中,农业是县域经济的主体。这反映了县域经济中的产业结构相对低度化,同时,由于农业劳动技术水平和农业劳动力文化水平的相对低层次,目前中国县域经济的整体发展水平还比较低下。”[9] 这是一种对我国县域经济很客观的评价,但是具体到安徽县域经济,你不得不为之心忧。客观地说,目前,安徽省的县域经济是严重滞后的,而且存在严重问题:经济增长放缓,县域人均水平偏低,农民增收增产困难,全省县域经济发展失衡,全省县域整体经济实力与临近省份的差距在逐年扩大,等等。县域经济 已成为制约全省经济发展的“瓶颈”。下面以时间和空间为线索,以纵横比较为工具,全面、客观、公正地反映安徽县域经济严重滞后的现实。

  3.1  从纵向上看安徽县域经济的严重滞后

  翻开建国史,我们以时间为脉络梳理安徽县域经济发展的五十七年历程。在这五十七年的历程中,全省县域经济发展呈现出阶段性特点,基本可以分为六个阶段,而且,在每个阶段中,全省县域经济的可比性很强。

  第一阶段:(1949年---1977年)摸石过河期

  建国以来,安徽县域经济和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绩,也历经曲折,付出过巨大代价,总体来说是在摸索中前进。“一五”期间,县域经济发展是比较顺利的,但到20世纪50年代后期,由于受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的影响,全国各地不顾当时的生产力水平,片面追求 “高速度、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基础建设规模过大而投资效果不佳,加之三年自然灾害的影响,县域经济发展缓慢,县域国民经济比例严重失调。再到“三五”“四五”期间,由于受到“文化大革命”的重创和摧残,全省县域经济基本处于瘫痪,经济生活发展严重混乱,人民生活水平不断下降。在这28年里,安徽县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也汲取了一些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方面的经验教训,为改革开放以后县域经济的快速发展奠定了基础。

  第二阶段:(1978年---1985年)恢复缓增期

编辑:轩雕文

《选调生》杂志|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招聘英才| 选调生广场| 投稿本网| 意见反馈| 网站声明| 网站地图
ICP备案编号:陕ICP备18010118号 | 选调生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9 cnxd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选调生网
  •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 党建先锋网
  • 中国青年网
  • 选村品
  • 选调生网
  • 陕西法制网
特别推荐